日本今年开始排污,大肆宣扬核污水“无害论”,中方话说的很清楚

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正式回应了日本最新的核污水排放计划,综合起来看,包括中方在内,整个国际社会对日本的喊话内容主要有3点。

第一点、日本向海洋排放核废水没有国际先例,按照日本的计划,从今年夏天开始,将在未来30年内持续排放。其排放量和时间跨度均非常惊人,并且日本众多政治人士极力对国际社会兜售“无害论”,理由非常苍白。

日本今年开始排污,大肆宣扬核污水“无害论”,中方话说的很清楚

日本福岛核污水储存地

“无害论”主张,核污水含有的辐射性元素主要是氚,氚是氢的同位素,在自然界中可以本身就广泛存在,“氚水”性质与普通水性质相同,难以确认有在人体机其他生物内的浓缩危害性。同时“无害论”者拿出了IAEA的报告,报告评估核废水经过稀释之后没有明显危害,表面上看起来有理有据。

但事实是国际科学界对无害论主张没有广泛定论,IAEA的报告也只是按照单次排放的模式为前提,从来没有提到过30年的超长时间跨度以及深远影响,“无害论”以偏概全,曲解IAEA报告,用心险恶。

并且,氚还只是“无害论”者的挡箭牌,在处理过的核污水中依然含有多种放射性物质。

第二点,日本的所作所为存在多次欺骗行为,数据公开不全面不准确。日本在事故发生之后成立了氚水任务小组,使用一种名为ALPS的方式处理核污水,简单来说就是用一种特殊的凝胶吸收核污水中的放射性物质,把辐射值降低到预期水平。

任务小组多次引用IAEA报告,在公开场合频繁抛头露面,表示经过处理的核污水达到了安全饮用级别,试图给国际社会营造出一种积极处理的假象。2018年,日本环保组织和媒体爆料,任务小组涉嫌隐瞒数据,经处理的污水依然含有大量放射性物质,在公开的报告中,任务小组表示检测了62种放射性元素的指标,实际上真相曝光之后只有7种,剩下55种全部是通过纸面验算得到的结果。

日本今年开始排污,大肆宣扬核污水“无害论”,中方话说的很清楚

东京电力公司告知时任首相菅义伟,核污水达到饮用标准,菅义伟没喝

此外,有环保组织质疑日本偷排核废水,这并非空穴来风,此前在日本宣布排放计划前后,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检测到福岛周边海域辐射值出现异常,在核废水存储基地内,IAEA也发现了日本将富集辐射物质的凝胶露天存放,东京电力公司以及日本监管部门对储存管理、排放计划都没有妥善的管理,就算是中国、韩国等周边国家民众,以相对公正客观的视角看待,也难以信任日本。

最后一点,从福岛核事故发生至今,从菅直人到如今的岸田文雄,首相已经换了3个人,日本始终没有展现出积极负责的态度。在核事故发生之初,东京电力公司担心反应堆注入海水之后报废,刚开始坚持使用淡水进行灭火,对事故级别和反应堆状态产生严重误判,冷却淡水注入量不足,导致升温产生大量氢气,最终发生严重爆炸。

按照国际核电专家的估算,如果东京电力公司第一时间不惜代价使用海水冷却,福岛核事故可以控制在四级以内,属于局部范围意外事故,而东电公司一系列的“省钱”操作让核事故升级到最严重的7级。

日本今年开始排污,大肆宣扬核污水“无害论”,中方话说的很清楚

IAEA制定的国际核能事件分级表

从目前来看,福岛核事故已经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,其带来的影响甚至直接改变了欧洲能源的格局,欧洲在去年冬天遭遇能源危机,福岛核事故的影响也是除了俄乌问题以外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在过去10年,东电公司一直在试图压缩事故善后成本,2020年,日本方面提出过多种处理方式,包括蒸汽排放、氢气排放和地下掩埋等办法,这些办法总预算从百亿日元到千亿日元不等。相比之下,海洋排放的成本仅有34亿日元左右,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挑选了一个最廉价但最不负责任的处理方式。这样的做法等于把环境健康风险留给全人类,乃至子孙后代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秦蓁评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epinmedia.com/26233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